夜读何玉忠的诗 现代诗歌

夜读何玉忠的诗

我抚着下巴读《一只灰鹫飞过》看到李白家新漆的大门上那只虫子还在挣扎杜甫的柴门虽然寒酸皇帝王侯却进不去 下巴的疤痕硌到掌上的细纹拿起手边的小镜子昭君正披着大红斗篷从中款款而来把大漠孤烟留在身后却收敛刀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