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秋风今夜雨(六 终章) 连载故事

昨夜秋风今夜雨(六 终章)

十七闻喜八岁的时候,白苗因胆囊炎住进了医院。丈夫柳民是初衷不变,连医院的大门也未踏进半步。好在闻喜十分懂事,一直在医院侍奉妈妈。病友都羡慕白苗有个好儿子的同时,又不免要问白苗:“你男人怎么一次也不来呢?”白苗笑笑

阅读全文
昨夜秋风今夜雨(五) 连载故事

昨夜秋风今夜雨(五)

十四抓鸡不成蚀把米的石玉田,不但没有使得苟学仁就范,反倒以“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罪名,遭受多次批判。石玉田病了,是一股火激的。他拖着虚身子躺在炕上,滋生着报复的念头。他不能就这样窝窝囊囊地咽下这口气,他要给姓苟

阅读全文
昨夜秋风今夜雨(四) 连载故事

昨夜秋风今夜雨(四)

十一一只大黄狗不知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把白苗吓了一跳。只听小女孩叫两声“大黄”,大黄狗就立刻温顺地摇摇头、晃晃尾,做出一种亲昵的样子。白苗瞟了一眼女孩问:“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姓魏。”“你爸是魏福?”“你认识

阅读全文
昨夜秋风今夜雨(三) 连载故事

昨夜秋风今夜雨(三)

七白苗来到红杏村的村西头,首先迎接她的还是那株老柳树,萧瑟的秋风中,摇曳着稀疏的下垂枝条,发出窸窣声,那浑身布满褶皱呈龟裂状的树干,写着它的苍老和龙钟。就是在这柳树旁的沟坡上,她又一次以少女的肉体为代价,换取了免去九

阅读全文
昨夜秋风今夜雨(二) 连载故事

昨夜秋风今夜雨(二)

四二道沟、玉米地,同一地点,同一场景,再现出了白苗少女时代那一夜。那一夜,既为她日后脱离农村支付了少女的青春和肉体,也是她在那扭曲的岁月里,走向一段灵魂滑坡人生的伊始。进城后的白苗,最怕见到两种事物。一是带有十字形

阅读全文
昨夜秋风今夜雨(一) 连载故事

昨夜秋风今夜雨(一)

一白苗是在深秋时节知道表兄病故的。就在她接到电报的一刹那,心神战栗、五脏俱焚,一股锥心刺骨的寒意,从她的脊髓间升起,迅速扩张,遍布全身。在经过一翻痛苦不堪的自我审视之后,她决定回归故里,为兄奔丧,以此洗涤内心积存已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