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7)

  1 

  昨晚,我长成了一棵树。 

  我的根部,牢牢地抓住乡村的泥土。手和脚,向城里的天空伸展。 

  我拼命地向上伸展着,冀望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身下蝼蚁般的人们。 

  亲,我的身子越来越高,脚下的泥土就越发沉重。 

   

  不想被那片贫瘠的泥土所束缚了,我斩断了自己的根。 

  倒下了。倒在了那片贫瘠的泥土里。 

  那些泥土是我无法抗拒的宿命和归宿。 

   

  2 

  现在,你在同哪一棵树说话?唱歌? 

  或者,坐在枝头,静静地读一本多年前的小说。 

   

  多年前的情节,空气般在你周围流淌,沉淀成那些乌黑的文字。 

  斑驳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间投射到脸上。抬头,你望着远方叹气,叹息。 

   

  3 

  还记得我们曾经向往的那些幸福吗? 

   

  你说,我们要纯净地活着。 

  你说,我们要纯洁地活着。 

  你说,我们要干净地活着。 

  你说,我们可以肮脏地活着。 

  现在,你说,只要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随着生命、生活时间的延长,对于幸福的标准就越来越低了。 

  多年后,死亡对于我们来说,也许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4 

  那天,你问我,对于生命来说,诗歌到底有多重要?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告诉你的是, 

  我只是希望你每天都从我的诗中复活,随风而长,丰满,美丽的绽放,最后,凋谢在我的诗里。 

   

  5 

  我想起了一个诗句: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我们的梦中,乡村的黎明里,那棵三叶草上的,微风中来回滚动的露珠, 

  就是我们最初最圣洁的爱,是我们的诗歌,也是我们最后的幸福。 

  它的美丽和纯净,只是因为它的脆弱和破碎的彻底,毫不迟疑。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