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约中的咏叹

作者:江篱湿叶



一、无悔的妥协


在风的气息里,雨的足迹开始了毫不犹豫地倾斜。


隐约到昨日那一场的阵痛,所留下的点滴,已悄悄地如水银般地聚集于镜面的背后,重新完整、真实地还原自己的初衷......


等到水开始绽放的时候,才知道!无词的伤感,已溶解于极致的旋律里;永叹的主题,只能是无需画押的誓言,在历史不屑一顾的断层里,默默地求索着最终的无知。


 


并非为了逃避城市的假面舞会,而漫步在一个随遇而安的地方。


在一个无拘无束的国度里,尺度的衡量,已不再是长短、宽窄所能完成的了,只需一个通透的渠道,只要有自然的风声雨迹,门与窗,只能算是一幅寄思的装点罢了!


 


逆人流而去静水寂林之地,或倚靠在树干,或席地湿漉漉的草丛,静静地呼吸着落日中永恒的天籁,碎云之下,每一个不再摇曳的枝草,背负着透明,颤栗出莫愁的摇篮,让最后的一抹夕晖,洒遍每一个仰望过它的物种,让湿润孜孜地虹吸,弥漫出无形的霁色......


 


二、瞬间的轮回


没有预约的沉默,思维与视线暂时地脱离开来,以包抄的形式,共同寻找着一个陈旧,却总会冷颤的感动,就这样,往复在很多人尤感乏味的行程里,手握着余温渐失的茶杯,望着窗外一枚枚飘飞的落叶,听着一个个来来去去的脚步声,相守着让距离丧失意义的莫言......


很多的事情,并未渴望你的理解,但请你切勿误解于他,只因笛音的悠扬与低沉,是由手指来掌控的。


走出沙漏,还时间于自由,忘却所有迟来的喜悦与忧伤。


走上乡村的小路,与有色的泥土无间地粘合,无处不在与杳无踪迹并存。


走进海滩,返璞归真于一地的洒脱,伟岸与渺小已毫无意义。


走上墙画,走进规划美好梦境的版图,抚摸与遥想起源于一个远景。


在风雨中,一次次地坍塌、变形、流失,一次次地无悔地步入必须的轮回......


 


 


三、中庸的淘洗


梦呓中的蔚蓝在哪里?只能用心去感受吗?!


 


流水,会荡涤沉积于心中的宿怨,或通过浸泡在水流中双手,让所有曾经痉挛过的悸动,在水草与爬满藻类的石头间,寻找一种没有不适的淘洗方式,静静地汲取潜流里微量的氧气,会在冰凉中,悟得没有温暖,同样也可以惬意的哲理。


 


广袤,会缩小往日的恩怨情仇积愫,或仰望,或俯瞰、或无休止地旋转身体直至麻木不仁,无论你以何种方式去测试它的参照物的价值,都无法否定它沉默中所昭示的预言,或许,生存,对你来说是一种悲伤,是一种自己无法解脱的痛苦,然而,毁灭,对周围的一切依然存在的一切,并非是一种宽慰,更非是那种释然的大气,而是一瞥故乡里过期的风景,要知道,很多的故事,是有感而叹啊!


 


每个人,都是洁身而来到这个并非清静的尘世里,无力屏蔽那些星辰之外的尘埃,只能是掸之即落,任之即染,一句“无暇顾及”,也未尝不可!


 


纯洁,并非单色的图样,它是在多维的空间里,以平铺直叙的手法,求证着没有辅助线的相邻两个平面所辐射的区域。


也许,代数重在理性的推导,而几何却付诸于感性的跨跃,似长嘘短叹般的歌剧一样,以超凡的高昂,演绎着最为悲壮的一幕。


 


四、生命的起因


沙雕的航船,人们永远赋予它的是搏击风雨,永远地挺立于天蓝与海蓝拥抱着的浪花之巅,渴望着一种永不言败的信念。


殊不知!它的生命起板仍属于潮汐交替的海洋,潮来时,深蓝的笔墨,会毫不留情地抹去每一款足迹,潮退时,会义无反顾地搁浅下一道道波痕,似梯田式的台阶,覆盖了不属于他的一切,只是没有起步的基层,更不会有飞扬的刺痛!


莫回首!前后都是海天一色,或深邃,或飘渺,痛与快的间隙,在天涯的旅程里,工段出无数的咫尺,串联出永不间隙的感叹......


生命,在是历史长河里,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沙砾,因共同的起因与不同的历程,而丰富了多彩的元素,碰撞出的星光,安然下的黑夜,在一个誓言中,迸发出磁性的咏叹!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