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饿

作者:

(一) 


   


    天冷了,盘算着给孩子织副手套,买的手套孩子大都带着不合适,就他那双大手,一张开蒲扇大小,手指又细又长,我说更像章鱼。再说,等天真冷了,打副露手指头的半截手套,孩子上课写字戴。毛线倒是有,原来织毛衣剩下的,可是这棒针就难办了。原来各种型号的都有,几经搬家,早被他老爸当垃圾“整理”掉了,现在还真不好买。


    有一天我看着孩子原来收集的一大堆“竹签箭”突发奇想:小时候不是曾经用竹筷打磨过竹针,现在为什么就不能自己打磨一副呢?说干就干,小刀、砂纸齐上阵,最后连炉火都用上了,忙了一下午加一晚上,脖子酸手腕疼,好不容易把四根竹箭变成了光滑的竹针。等他们回来,我颇有成就感地炫耀自己的“杰作”,先是他老爸,瞥了一眼,留了一句“你真能耐!”到了孩子,大呼:“老妈,你怎么把我的箭弄成两头尖了,我可怎么用啊?”看那样子,也就是我,要是他老爸,还不定怎么急眼呢?唉,失败!


    后来,跑了好多地方好不容易淘到一副12号棒针,抓紧动手织手套。就因为我动了他的“竹箭”,孩子对我打的手套都待看不看的。


        今天休大礼拜,儿子不知怎么又琢磨起弓箭来了,不声不响地把我辛辛苦苦打磨成两头尖的棒针一端费了老大的劲剪去,又变成了竹箭。他老爸看着笑:“有啥娘就有啥儿,您这娘俩,可真行!”


 


(二)


    昨天晚自习后,孩子一进家门就喊着要东西吃,赶紧热了一个馒头,放上肉酱,黄瓜片。孩子三口两口就下肚了,抹抹嘴,来了一句:“我还要吃。”他老爸担心他晚上吃多了胃不舒服,让他喝点水,赶紧睡觉。孩子冲着我喊:“妈妈,我饿-----”老天,可受不了这个,都啥年代了,还能饿着孩子。我赶紧又造了一个热气腾腾的肉酱馒头,看着孩子吃的那个香。他老爸感叹:“这是原来那个不吃馒头的小孩?再这么吃,咱可养不起了。”还真是,孩子从小就不怎么喜欢吃馒头,却喜欢吃米饭,我总说这孩子该出生在南方,如今也知道馒头香了。其实也不怪孩子饿,下午5:40吃晚饭,上三节自习,回到家就9:30了,近四个小时,能不饿吗?况且正是疯长的时候。今天午饭,孩子边吃饭边嘱咐:“晚上给我留两馒头啊!”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