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女士和他的老公

作者:g_pdj
www.lhgoo.com,烈火美文网防采集字符

 李女士是我高中的同学,高我一级,长我一岁。年轻时的李女士长得很清秀,一米七的个子,就是现在,六十多岁了依然风采不减。李女士后来当了县一中的教师,嫁给了县二中的王校长。有两个儿子,都教育得很好,现在一个在日本工作,一个在海南就职,真是幸福美满的家。


1994年,王校长突然得了脑梗塞,半身不遂,那时还可以说话,可以认人,可以生活自理。不料1997年,又复得了脑溢血,由于出血面大,人不能语,体不能动,神智也不清晰了。全身只有右手还可以小幅度的摆动一下,卧在床上也只能向右翻动一下,别的只能靠人帮助才能移动身体。吃饭饮水要人喂,大小便要人清理,更可怜的是,无理是谁他都不认识,睁着大大的眼,却什么也不知道。为了料理老王,李女士请来了两位乡下的亲戚,一个专门做饭,一个专门伺候,每个月2000多元的开支。到了2008年,那乡下的亲戚可能因为年龄大,也可能实在是太麻烦,一一告退了。一时间愁坏了李女士。经过多方的介绍和打听,李女士把老公安排到了颍州的老年公偶。


就在这个老年公偶里,我见到了李女士。


我对李女士说,治理脑溢血的方法很多,还可以再试试呀。她说,为了这个事我几乎问遍了所有能问的人。我们县治疗心脑血管的权威王主任对我说,你可以看看,和老王一齐得这个病的,或者后来得这个病的,还有几个?一个都没了。老王得病已是15年呀,幸亏你的仔细照料才能到了今天,又活得这样好,你知足了吧。


老王入了公寓,摆在李女士面前有两条路可选:一是放手给公寓的人料理。因为合同上写得清楚:老王付出的护理费最高,是作为全方位护理,吃、穿、生活照料等全由公寓负责。这样李女士可以回来县里去,抽一段时间看望一下。二是在公寓的附近租一处房子,每天来看一看。这样既解放了自已,又可以放心。我劝她选择第二个办法。可是她说,不,这两条路我都不走,我必须住在老王的旁边。那住在哪?我就住在公寓里,我当一个病员,按病员的费用交款。这虽然贵了点,但我可以时时地看望他了。


就这样,李女士就在公寓里和别的病员一起住下了。我知道那里的环境:和李女士同屋的另有三位女病人,一位是一个102岁的老太太,身体挺好,就是人事不省,整天喊着,让人一分钟也不得安静。另两位是卧床不起老太太,让人看着揪心,仿佛不知什么时候就可能走了似的,让人十分地不舒服。我问她,你能睡得着吗?她说,我只有这样才能睡得着呀。老王的每一顿饭我都要一个小时才能喂好,不然他吃起来要呛。我要按时地给他喂药,然后和员工一起扶他起来,坐在轮椅上。晚上我要等他吃好睡好,我才放心地睡下。很奇怪,我一睡下就能睡得着,102岁的老太太无论怎么喊,我会不醒的。可老王只大呼一下,哪怕是隔着这房子,我就会一下子惊醒的。


我默默无语,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李女士说,儿子前几天打电话来,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一切都好的。孩子们说,我们都在外地,无法尽孝,只能在经济上支持,一切由母亲做主,只要母亲做得对自已身体有利,只要精神愉快,我们都同意。可我现在要钱有什么用?有钱到哪里去花呀?老王病了15年,拖了我15年。我上有90多岁的老母不能伺候,下有4岁的孙子至今没有看到,我想想也很苦的。我一直想到外地去看看清山绿水,趁着这身体能动的时候,又不是没这个资金,现在看可能没有机会了。不管怎样,我要注意自已的身体了,这身体不光是我的,还是老王的、孩子的,如果我垮了,一切都垮了呀。进了这个公寓我才明白,死不可怕,病才可怕。死可以走得清松,病却拖住了多少人,扭住多少人的心呀!现在这世界是多么好,可是这公寓的老病员能知道吗?老王知道吗?说的不好听,我们每年的清明要去祭奠已去的故人,点三枝清香,烧一卷黄纸,可故人知道吗?只有我们活着的人知道,那样做不是为了死者,而是为了生者,为了自已的感情,为了自已的良心。我现在照料老王也是这样呀!


李女士每天上午都要到文峰公园都打一个小时的羽毛球,她说,我已经找到一个锻炼的伴了。我下午也要走一个小时的路,让自已的心情好一些。她对我说,把你的《红楼梦》借给我看看,以前没有时间,现在有了。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又到了公寓。老王坐在轮椅上,红光满面,双目炯炯,仿佛又年轻了许多。和他打招呼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李女士正给他收拾床铺,一刻也不停的忙着……


www.lhgoo.com,烈火美文网防采集字符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