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塬

作者:江篱湿叶

由湖到塬的变迁,便突兀起黄色的孤独,多少个无色的轮回,却没有一个人将仅属于自己的标志,凿刻于此……  


    

    血色的珊瑚礁里

    一缕透明的烛火

    艰的攀缘与孤单的清幽

    拼写着一种无涯无期的鱼翔

    仅存的流动与炙热

    协同攥紧的双手

    疵护着胸膛

    在野性的源头

    为心脏  默默地

    祈祷

    原汁的母爱

    让我聆听到一种清纯

    清纯里无法剥离的灼热

    便是生命之舟起航前

    无奈的割念

  

    抚摸着那温柔的色彩

    听到哽咽中

    带着雪丝的懂你和第一次熟悉的背影

    还有隆冬的双鬓

    龟裂的的笑颜

    那便是为流动掘出的河道

    还有与河道相伴

    日凌期早泻的秋水

    没有号子的嘶哑

    迷失了唱晚的渔歌

    只有裹着流逝的流沙

    错失过岁月

    燃尘世成一片苍白

    

    然而

    流动不仅仅是为了寻找

    寻找一种双翼的彼岸

    驮生命与白云绿水

    逆流引吭

    犹如伯牙的古琴

    与荒丘

    共舞出高山流水

    曾经的痴迷

    却不能将流云

    打磨为唯一的拐杖

    总想触摸

    那不朽的枝头

    嫩绿裹着露珠的软弱

    一切的源头

    总伴着凄美

    多少企盼

    从冰冷的背影里

    抽出缠绵

    牵住那颗手形的心

    那怕等待了很久很久

    那只心形的手

    让我在温柔里

    感悟一下红尘的形状与色彩

    再次款步于颤栗

    在水里

    诠释出柔美

    用罗丹的双手

    勾勒同路

    一如用陌生沟通冷漠

    绽放的只能是罂粟的美丽

    冬天的梅园

    曾浏览斑驳的圣洁

    却无法挽留

    一种带血的呐喊

    童谣

    一如断线的纸鸢

    随风飘零

    抑或坠落于幽深的峡谷

    将心月与松涛

    托付于最后的一幅弓弦

    

    终声无悔

    携温顺的香火

    焚天而去

    谷底殊途者

    就像初入梦塬一般

    将心捧在手中

    抚摸着迷惘

    反复地把明天烙成

    一张烫手的药膏

    呵护昨日的隐痛

    今朝

    仍徘徊于云端

    凝视着

    寻觅红墙的人群

    意欲何为

    长夜无语

    手足

    从心海吐出

    如同翅膀不仅仅

    为天空而生

    

    你依山傍水

    便有一种熟悉的原形

    在映月的二泉

    盘桓于山水之中

    理疗

    被风雨揉碎的躯体

    组合成一个诺大的球型

    以流动刻绘下

    无际的清辉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