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作者:梦梅

三月的雨淅淅沥沥,凄凄切切,屋顶的雨水顺着瓦楞流过,在檐下串成一道雨帘。墙外的柳树,刚抽出鹅黄的柳絮,蔓长的枝条娇柔地涤荡在墙头;院子里桃花开得正盛,一场雨落满庭花红,花瓣和着泥水不知要飘到哪里去。


那女子站在檐下,绿色罗衣在微风中摇曳生姿,长长的青丝在胸前飘拂。透过雨帘,看着桃花纷纷落下,柳絮也在风中飞扬,她轻启朱唇细语吟咏: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夜来风。胭脂,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苍白的脸上写满凄婉,眸中晶莹着欲落的珍珠。


伸出修长的手指接过一束雨花,感觉很冷很冷,禁不住一阵哆嗦。思绪飘向遥远的过去,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眼一眨的瞬间就已是苍海桑田;耳边还回响着君的话语,好似久远到旷古的声音,而瞬间门外却已是千年的风雨。君不在身边,思念如剥茧抽丝,缕缕不绝,而日子却像是停止在这一刻。


小院的秋千已很久没有人坐过,笑声却还在空中飘荡,经年不息。那女子曾在这个秋千上飞过,君是她的翅膀。如今君已在天涯,她的心中是一片无边无涯的沙漠,苍茫而又荒凉,她只能等待他的归来,给她带回甘泉,滋润那颗快要枯竭的心,可是她却不知道他的归期。


门前的荷塘依旧,那时他们坐在小舟中采莲的情景,像水中的倒影清澈、鲜艳。他摇着船橹穿梭在荷叶间,她采下一把把的莲蓬,荷花映照着她的笑靥,在阳光中熠熠生辉,他便醉倒在这脉脉温情中。此情亘古缠绵,深深地刻在心灵深处,而今日面对茫茫苍穹,泪水淆淆而下。


记得那年中秋皓月当空,那女子坐在庭院中,面前是一把古琴,纤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君站在身旁吹箫,他们正是在和奏当年那曲司马相如打动卓文君的《凤求凰》,鸟儿在枝头停止了歌唱,完全沉浸在这悠扬的曲调中,桂花的香味随着旋律的跳动聚聚散散,整个院子弥漫着瑶池仙界的韵味。那女子耳畔仍有往昔的余音缭绕,身旁却没有了吹箫的那个人,只能任由瑶琴上长满了尘埃和思念。


那女子但愿自己是那一片花瓣,能随着流水飘到君的身边,她多少次梦想在睁开眼睛时,君就站在面前微笑着看她。所有的期待和盼望都在心碎中破灭,那女子盼到不能再盼,痛到不再心痛,所有的心事都付于流水,终于站成一尊石像。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