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我将遇到你(10.星星和我睡不着)

chapter10;星星和我睡不着。

    苏锦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他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有个未接电话,会是谁呢?

    自从浅宁离开后,自从自己离开了叶芷,手机基本上是被苏锦当作mp3用了。

    没有联系的人,没有想联系的人,也极少会有人联系他。

    按开开锁键。

    叶芷,怎么会是她?难道还嫌苏锦伤你不够深吗?

    

    “你曾答应爱我到23号的…可我们才爱了几天,你就弃我而去,让我一个人进行这场斗争,没有了你,嬴了又为谁?”

     

    苏锦看着手机里的这条短信,心突然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很痛很痛。


    苏锦发了条短信给叶芷:哇哇哇!有事吗?

    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叶芷的消息了,突然打来电话,还是一如既往,打通就挂。

    很久没有回复,苏锦把手机放在一旁继续看着电视,几十个台,换过去换过来,依然没有自己喜欢看的节目。

    关掉电视,苏锦拿起手机看了看,又有个未接电话。(苏锦手机调的静音。)

    叶芷。

    苏锦又发了条短信过去:我现在在呢?卡是西安的,不好接电话,在家无聊死了。

    苏锦又想起了寒假的时光,也如这次暑假这般无聊,那时在网上认识了叶芷。那个寒假,不知道一直内向的苏锦哪来这么多话说,每天都会和叶芷聊到很晚,然后约好第二天继续。而每天晚上,苏锦都会早早的用手机挂着QQ等待叶芷上线,那个寒假,和叶芷聊天应该就是苏锦最开心的时候了。

    从相识,到相知,继而相爱,来的是那么的短暂。


    从相爱,到结束,又是那么的突然。


    或许苏锦的选择是对的吧!当他把他们的故事讲给别人听时,都觉得他应该离开 她。

    嗯,是对的,是对的,苏锦这般安慰自己。


    爱情来的时候,有时我们怕伤害对方而不敢去爱,因为我们有过过去,伤害过别人,或者受到过伤害。

    我们说,不怕伤害的,我们不怕伤害的。于是相爱,可是当伤害再次来临时,我们早己被伤的伤痕累累,在伤口上撒盐,也不过如此吧!


    我们在乎的不是自己伤的有多深,而是让爱的人受到了伤害。


    伤害,并不是我们本意,可伤害,每天都在继续。


    还是没有叶芷的回复,苏锦插上耳机,听着电台。


    正在播出的是苏锦很喜欢的一个节目:夜雨阑珊。主持人的声音总是那么的甜美,互动平台上念着听众发来的短信,或祝福,或倾诉悲伤,疗以慰藉的,是音乐,中间会放出听众点的音乐。或送给友人,爱人,还有些人为送给主持人,也有很多人会送给全部的听众,那也就有我喽。呵呵!在心底说声谢谢。

    

    苏锦一直是很喜欢这个节目的,可惜在西安没的听。

    就在这时,苏锦看到手机上,叶芷又打来电话了,这一次,她没有打通就挂。

    苏锦看了数秒,按下了拒绝键。


    爸妈己经熟睡了。(一个房间放两张床,爸妈一张,苏锦一张。)


    苏锦又发了条短信过去。


    不方便接电话,发短信吧!为什么不回我短信呢?


    又等了很久,依旧没有回复。


    电台里,主持人说,整栋大楼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还在工作着,四周是那么的安静,此刻多希望能有个人陪在身边。可主持人接着说,我知道,电台的那一边,依然有你们的守候,我知道,我不孤单。


    在Q上和别人聊天时,苏锦说,能不能回复快点啊!你要是一分钟不回复,我说不定就会睡着了啊!

    在Q上,苏锦老听到别人说失眠就会很不理解,怎么会失眠呢?

    记得有一次,苏锦在和别人聊天时,有人给他说,躺了6个小时都没睡着。

    天啊!这人真强,居然能躺那么久,苏锦回复说,下次躺10个小时试试。


    能睡是好事吧!不管受了多大伤害,苏锦总能安然睡去。


    明亮的月光从窗户洒进房间。屋子外面风吹着树,树叶之间沙沙作响,苏锦坐起来朝窗户外看了看,满天的星星。

    明天,又会是睛天了。


    苏锦想,叶芷为什么会打电话过来呢?是想我了吗?那为什么又不回我短信呢?


    电台节目完了,又没好听的节目了。


    很晚了,真的该睡了,苏锦在心里默念了一声,晚安,我的宝贝,曾经的宝贝。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