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逃走

作者:梦梅
www.lhgoo.com,烈火美文网防采集字符


当玲儿站在这座城市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天空正飘着只有南方才有的、若有若无的雨丝,那是一种似烟、似雾、迷迷蒙蒙的雨,她站在车站的广场前,心里一下就轻松了,仿佛这浓浓的烟雨飘进她的胸间,能将心中所有关于大军、关于芦苇村的一切都冲掉似的。


虽然已是初春时节,玲儿还是感到有些冷,看着人流渐渐在周围散去,她有些慌了,四处张望着,这时二哥才匆匆地跑过来,接过玲儿手中的包说,你先到我那儿住下,在这玩两天,我再给你联系家政中心,学习一段时间,拿个证再找工作也不迟,安心在这呆着吧,有哥在就不会让你饿着的。


玲儿是北方农村的一个女孩子,她的家乡还很落后,贫瘠的黄土地上,除了种植粮食以外,看不到别的庄稼,不像南方到处是大棚蔬菜;在芦苇村看不到一棵大树,不似南方的乡村,覆盖着大片的树木,在高速上看,满眼都是苍翠的白杨树;也看不到一条象样的河,只是在村后头有一条小河;她家周围全都是平房,村上也只有一两家起了两层小楼,还是村干部家的;村前村后的路还保留着原始的土路,车子过处,尘土飞扬,遇到雨天,满脚、满裤腿都是黄泥巴;院子里的水井打出的水是又咸又涩,相信乍到那里的人一定会水土不服。


玲儿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师范大学毕业以后,在县城一中做了一名教书匠;二哥初中毕业以后,不愿再读书,一个人到南方去打工,开始先在那边给人当学徒,学习修手机,二哥虽然学习不精,一双手却非常灵巧,心思也活络,学了一年觉得差不多了,在一个大商场里租了一个柜台,从自己给自己打工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大哥、二哥都出去了,地里的农活缺人手,玲儿初中毕业只好在回到家中,帮父母亲做些事。


在父亲这一辈中,只有玲儿这一个女孩,所以全家人都比较宠她,而奶奶是最疼她的。更何况玲儿本来就长得讨喜,圆圆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挺直的高鼻梁还真有一点像新疆人,她的皮肤白里透红,不像村里的那些女娃子,一个个晒得黑不溜秋的,特别是小时候,这么一个洋娃娃似的小孩子就很招人疼。长大以后,玲儿是越长越好看了,个子也长起来了,单看玲儿的脸根本就不像农村的女孩子,然而从后面看她走路,身子一晃一晃的,与村里的女孩也没什么区别,还有一点点罗圈腿。


如今玲儿已经二十二了,农村的女孩子这个年龄差不多都已结婚,前院的桂花与玲儿同龄,去年结的婚,现在孩子都两月了。桂花的男人原来是婶介绍给玲儿的,奶奶嫌他家穷,也就算了,哪知婶又说给桂花,一说就成了。奶奶总是说,咱一定要找个好的,嫁过去就享现成的福,不要像奶奶苦了一辈子,背都累弯喽,俺玲儿长这么好,还愁找不到一个好女婿!


 



去年春天,隔壁的张婶给玲儿介绍了大军,是她远房的侄子,与玲儿的村子中间还隔了一个村子,这是给玲儿说的第六个对象了,前面几个都没谈成。妈妈说再这么挑三拣四的,村里人要说闲话了,玲儿也就勉强与大军处着。其实并不是玲儿想挑什么样的男孩子,而是从心里不想同任何男孩子谈恋爱,对谁都没有感觉,可是再拖下去,年龄越大越不好找,村里那几个好事的大婶,就开始到处嚼舌根了,既然与谁相处都一样,就与大军处着吧。


大军长得是眉清目秀的,比玲儿还小一个月,就是个头不太高,才174厘米,与168厘米高的玲儿站一起都差不多高了。大军人倒挺老实的,话也不多,每次一来就忙里忙外的,玲儿爸妈都很满意,对玲儿说,你要愿意,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头年种下的麦苗,经过一冬的霜打,又经过春天阳光雨露的滋润,在六月间日渐成熟,麦粒一颗颗丰盈、饱满起来,该是收麦子的时节了。玲儿妈说今年的收成应该不错,可也卖不了几个钱,这辈子指望种庄稼是发不了财喽。玲儿爸说也就够自己家一年吃的,得抓紧把麦子割了,再不割恐怕赶上雨水天,就全烂地里了,一会我去村里跟村长预约,明天让村里的收割机到咱家地里把麦子割了。村里就这一台收割机,每家需要用还得提前预约,根据每户地的多少收费。


大军一早就骑摩托车到玲儿家来帮忙了。人真是了不起,发明了收割机这玩意,过去要用一天收割的庄稼,现在一个小时就可以了。当收割机从地里驶过,一把一把的麦杆从收割机中甩出,大军和玲儿爸妈一起把麦子装上板车,拖到场上晒着。玲儿爸妈非留大军在家吃中饭,说是没把大军当外人,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吧,大军客气两句就留下了。玲儿妈在院子的小地里摘了一把青菜烧豆腐;清炒一个长豆角,出锅前加点蒜沫,特别香;切了一块南瓜烧汤,放上一把虾皮,透鲜;又把昨天煎好的鲫鱼红烧了;这时,门口叫卖凉粉,又称了两斤大豌粉,切成一条条的放碗里,切几个干红椒、生葱,倒些酱油一拌,好吃极了。


吃完中饭,大军拉着玲儿到大门外说,带你去一个地方,玲儿问去哪儿?大军说到了就知道了,说着骑上摩托车发着了,让玲儿坐在后面。大军骑着摩托车驶上公路,驮着玲儿到了十公里以外的海边。玲儿从摩托车上下来,向沙滩奔去,大军锁好车追过来,看到玲儿开心得正在沙滩上又蹦又跳,上去拥着她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海边只有几个孩子光着脚丫、弯着腰在堆沙子,边上是几个挖开的沙坑,坑里渗出一汪水,像一眼泉。大军牵着玲儿经过他们身边,向东边的礁石走去,挑了一块平坦的大石坐下。玲儿望向海面,只见一艘艘小渔船陆续从眼前驶过,马达声还在海面回响。大军却注视着玲儿,看她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这么好看。玲儿回过头来,见大军这么傻傻地看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大军说你把眼睛闭上,玲儿娇羞地闭上了眼睛,大军的嘴唇就盖到了玲儿温软的嘴唇上。玲儿以为自己会兴奋、会心跳加速,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在心里说,这不是我一直都想要的吗,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为什么每次面对大军时,没有恋人之间的感觉,却像对自己的兄弟一般呢?


大军让玲儿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环着她说,我喜欢你,你可真漂亮,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我嘴笨,不太会说话,你不要笑我,以后我会对你好的。虽然从小到大总有人称赞玲儿的,可是被一个男孩子夸奖,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她开心地笑了。大军以为玲儿也一样喜欢他,在她的耳边说,你明天到我家去吧,我妈都说了几回了,要你去我家玩,明天上午我来接你。


大军家大门左边是一堆草垛,右边靠墙盖了一排猪圈,里面还间成三小间,外面一间是两只快生崽的母猪,中间是十只小猪,顶里头是六只大猪。进了院子,右边是一大块菜地,里面种了青菜、丝瓜、茄子、辣椒,菜地北面是灶房;一进院门左边是一口水井,水井北面的三间平房是大军住的;正对大门的三间平房是大军的父母住的,大军的几个姐姐都出嫁了,只有大军同父母一起生活。


大军的妈一见玲儿来了,忙放下手中的活,拉住玲儿的手上下打量着,开心地说,看这闺女长得多俊啊,大军啦你可要好好待人家。走,到屋里说话。大军家的小花狗也摇着尾巴,用嘴在玲儿的裤腿上拱来拱去。大军妈拉着玲儿的手进了堂屋,让玲儿坐竹椅上,掀起门帘进东厢房端了一盘水果来,又拿了些糕点放桌上喊玲儿,闺女来吃水果,别客气,这就到自己家了。大军的爸开了电视,坐一边并不开言,望着玲儿咧嘴笑。


大军一家越是对玲儿好,越让玲儿感到不安,这么好的一家人,嫁过来一定会幸福的。可是这不是玲儿想要的幸福,玲儿只想要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象电视上演的,她想找一个能让她心跳的男人,那是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她不愿意像村里的那些姑娘一样,随便找个人就嫁了,因为玲儿本来就和村里的姑娘不一样,她长得漂亮,看的书也多,想的自然就更多了。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呢,玲儿等了那么久也没有遇到,再等下去又怕错过了好人家,在心里却很不甘心。

 



玲儿在上小学五年级时,已经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了,胸部开始鼓起来,眼睛水灵灵的,微笑的时候,嘴角的两个小酒窝更是让人怜爱。女孩子身体发育得早,懂事的也早,见到异性身体里会涌出一种热乎乎的感觉,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觉得好舒服,那是处于青春期的一种悸动。


那个暑期的下午,玲儿到小爷爷(爷爷的弟弟)家,找大叔叔家小青玩,小青比玲儿小两岁,却跟玲儿玩得最好。玲儿去的时候,小爷爷家只有小堂叔一个人在家,院子里几只鸡闲散地在地上啄食,不时抬头望望玲儿,两只小狗抱在一起在地上翻滚着。玲儿问小堂叔小青呢,小堂叔说小青和她妈去外婆家了,你在这玩会吧,玲儿摇着小堂叔的胳膊说,那你得陪我下跳棋,一边说一边拉着小堂叔到屋里去。下跳棋还是小叔叔教玲儿和小青的,刚学会时就迷上了,成天找小青下,小青每次都输,就再不愿意玩了。


小堂叔虽然辈份比玲儿长,可是年龄也就比玲儿大十岁,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长得又高又帅,还有些像香港的大明星刘德华,玲儿可喜欢他了,经常和他闹着玩,常常和小青追着他满院子跑。小叔叔家有一辆小四轮拖拉机,专门给人运货挣钱。玲儿和小青一看他有空,就嚷着要坐车去玩,小叔叔总是笑咪咪地说,没问题,你们两个小淘气就上车吧,然后发着了小四轮喊一声,兜风去喽!那是玲儿和小青最开心的时候,她们俩一路打打闹闹,指挥着小叔叔一会往这边开一会又往那边开,满车都是她们的笑声。


整个大院子静悄悄地,小叔叔从玲儿无袖的圆领衫口,看到玲儿若隐若现的胸脯,情不自禁地抱起玲儿说,叔喜欢你,让叔亲亲,好不好?玲儿的心“砰、砰”地跳,脸红红地不说一句话。小叔叔把她抱到自己的床上,一边亲着她的小脸,一边揉着她那像花苞一样的乳房。玲儿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她觉得非常舒服,这时身体软绵绵的,已不能动,任由小叔叔的手伸进她的短裤,触摸到她湿漉漉的下体。


玲儿闭上眼睛,感受到了不属于她这个年龄、也不该来的快乐,就像腾云驾雾一般。“吱呀”的大门声,让小叔叔忽然惊醒,赶紧把玲儿抱下床,整了整衣服,出门来一看是小青的爸,忙打招呼,大哥回来啦,玲儿来找小青玩,我让她在这等等小青呢,我要出去了。玲儿看大叔回来了,很不好意思,忙说不等了,慌得转身就跑,跑了好远,心还在不停地跳。


从此,玲儿心中有了一个秘密,一个人的时候拿出来回味,然后傻傻地笑,却是再不敢一个人去小堂叔家了,每次遇到小叔叔都绕道走,实在躲不过就低着头,不敢看小叔叔,匆匆地从小叔叔身边穿过,无论小叔叔在后边怎么叫也不理睬。


后来,小堂叔娶了村长的女儿,玲儿和小青还曾经悄悄地捉弄了她几回,都没有被发现。小婶长得又黑又胖,脾气还很大,骂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实在是配不上小叔叔,玲儿和小青可讨厌她了,可是她家有权有势,看上了英俊、机灵的小堂叔,动员了村里几个有头有脸的人来说合,并且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小堂叔便娶了她,一年后给小叔叔生了个大胖儿子,脾气就更大了,小叔也成了村里的会计。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玲儿实在无法喜欢这个大军,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分手,村里人都知道她和大军谈恋爱了,这时候要分手,还不知人家在背后怎么说呢,就是对自己的父母也无法交待。玲儿就勉强与大军处着,玲儿想农村人都是这样结婚生子的,自己有什么办法呢?在那样的环境下,玲儿想要找理想的爱情太不现实也很不容易,没有人会理解的。


中秋这一天早上,大军一家就忙开了,因为玲儿今天要来,大军的两个姐姐和姐夫也来了。姐姐们盼着快些见到未来的弟妹,催着大军赶紧去接玲儿,大军嘴里说着不急,还是喜滋滋地骑上摩托车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玲儿到大军庄上时,正赶上一队奔丧的人。前面十来个男人开道,有吹唢呐的、有敲铜锣的,一路吹吹打打缓慢地行着,隔很远就知道谁家有人没了;后面长长的队伍是死者的孝子贤孙,一个个用长长的孝布在头上缠了一圈,一尺宽的布带披在身后直拖到大腿,身上穿着白衣长及脚踝,用很长的麻绳扎在腰间,像辫子一般拖在身后,随着脚步的移动扫过地面,脚上裹着白布穿在草鞋里,草鞋外面翻出一圈白;白衣后面穿蓝衣的是第四代曾孙,再后面披红衣的是第五代玄孙;最后是家里的女眷,清一色的白衣、白帽、草鞋,岁数大一些的一边哭一边唱,却感觉不到伤心的气氛,年轻一些的低着头随着队伍走走停停。这支队伍走到哪里,各户的大门都开着,一个个站在门口看热闹。


玲儿看着渐渐远去的队伍,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总觉得出门就遇到人家办丧事不吉利,不知道这是不是预示着她和大军之间不会顺利的。这时,大军的二姐迎上来拉着玲儿的手说,这就是玲儿吧,都说你长得俊,这回可看到了,你看这小脸长的像电影明星一样。刚才出丧的是后头李家奶奶,她都九十多了,老死的是喜丧呢,今天给我们带福气来了。大军,你带玲儿到堂屋坐,我去厨房帮妈忙饭去。


大军的妈让两个女儿忙着,到西厢房一趟又出来,掏出五千块钱搁玲儿手中,让玲儿去买些喜欢的首饰,玲儿推着不要,大军在一边说,妈给的就拿着吧。这可真让玲儿为难了,收了这钱,就算答应了这门亲事,不收这钱吧,今天来大军家又算怎么回事呢?玲儿看看再不收这钱,大军妈的脸色就不好看了,把钱装口袋里说,那就谢谢婶了!大军妈便笑了,这就对了,只是不要嫌少啊,闺女!


玲儿回去就把钱交给妈妈了,奶奶叮嘱玲儿,一定要让大军家把平房翻盖成小楼,不然就别答应这门亲事。玲儿没有了主张就问妈妈,妈妈说你自己拿主意吧,我看大军这孩子不错,楼也可以结婚后再盖。

 



年前大军父母要到玲儿家提亲,一起商量婚事,打算开春就把他俩的婚事给办了,大军妈可就盼着能早点抱上孙子呢。


这天一早,天气非常好,一丝风都没有,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好像春天一般。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家家都忙着办年货,玲儿妈骑自行车到镇上去割点肉,买些上桌的菜。玲儿爸捉了一只当年的小鸡,左手抓住两只翅膀,右手把鸡头摁到左手的鸡翅膀一起,拿着刚磨过的刀,对着鸡脖子划了一刀,扔到大桶里让它在那里蹦达,直到血流尽。那些与它一起成长起来的鸡,看着它在桶里挣扎,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依然在地上啄食吃。玲儿进厨房拎过一壶开水,向桶里的鸡身上浇下去,整只鸡都烫遍了才好拔毛,拔完毛后开膛破肚,取出鸡内脏,只留下鸡心、鸡肝、鸡肫,其余乱七八糟的都扔掉,很快把一只小鸡收拾好,切成块装盆子里,一会再放草锅里烧。


农村人做菜实成,不像城里人配上花花绿绿的菜,很好看分量却很少,玲儿家的许多菜都是用那种装汤的瓷盆来盛的,一大盆的小草鸡烧黄花菜、一大盆的红烧肉、一大盆的肉园子、一大盆的仔乌粉皮、一大盆的海蛎豆腐、一大盆的牛肉烧大白菜,还有黄鱼、大虾、皮蛋、油炸花生米、凉拌萝卜丝、海蜇等,整了满满一大桌。


大军和他的爸妈一起来了,还提了几样礼来,一阵寒喧过后,大军妈掏了六千块钱给玲儿妈,算是财礼钱,忙不喋地说,他婶子不要嫌少,我们大军人老实、勤快,玲儿跟着大军以后会有好日子过的,我们都把她当自己的闺女一样看待。


席上,两家父母都很满意,大军的爸妈想到明后年就能抱上孙子,更是合不拢嘴。大军妈直夸玲儿妈长得年轻,菜也做得好。玲儿妈说哪里年轻呀,我都快五十了,还是他婶子年轻,你看这脸上光光的,都看不出有五十岁的人,俺俩站一块,人准说你比我小。


这农村人结婚早、生孩子也早,重男轻女的思想很普遍,谁家如果没有男孩,在村里就挨人欺负,所以宁愿被罚款也要生个男孩,还有的人家生到第三个丫头,就悄悄地扔了。农村二十来岁的闺女生两三个娃很正常,四十来岁就有孙子的也是平常事。玲儿经常想如果以后结婚了,一定像城里人一样只要一个孩子,即使生个女孩也要好好培养她,将来让她考大学。农村人生那么多孩子,挣点钱全罚进去了,好多丫头都没钱上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像玲儿这样上到初中毕业的就算有文化的人了。


大军爸和玲儿爸是你一杯、我一杯,喝得非常畅快,约好了明儿再到大军喝去。玲儿奶奶不愿意了,玲儿可是她一手拉扯大,玲儿的婚事怎么着也得她点头才行。奶奶对大军爸妈说,要让我们玲儿开春嫁过去也行,你们家得把那小楼给盖起,管你有钱没钱,不盖楼就别想我玲儿嫁过去。大军爸说,这事好商量,盖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回去放心上就是了。玲儿爸夹了一块鸡腿放奶奶的碗里,拿着筷子的手,点着菜对大军爸妈说,吃菜、吃菜,她奶奶烧的红烧肉呀,饭店的大厨师也烧不出这水平,玲儿最爱吃了。


 



玲儿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山谷里,开满了印山红,还有野百合,满山遍野都是蝴蝶在飞舞,溪水叮叮咚咚地唱着歌,鸟儿在枝头晃着脑袋倾听大自然的旋律,天好蓝好蓝,一朵朵白云在天空游荡。玲儿和一个男人在林间、在花丛中、在草地上追逐着,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们的笑声。那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长的有些像刘德华,还有些像小堂叔,笑的时候露出雪白的牙齿,真好看。他懂得可真多,告诉玲儿好多从来都没听说过的事,玲儿看着他,心里甜甜的,眼中放着光,双颊绯红,好像喝醉了一般。


只是这个梦太短暂,要是能有这样的爱情该有多好啊!这是玲儿想要的爱情,那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爱情,那是可以让她脸红、让她心动的男人,那是玲儿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爱情,这一生能拥有这样一份爱情,哪怕一年或者说一个月,即使只有一天也不枉来这世上一回。


想到要与大军结婚,然后结婚生子,一生就在这块土地上种田、喂猪,闲着的时候像别的村妇一般,打打牌、说说邻居的闲话、谈谈各家的小孩,玲儿就感到非常地沮丧,难道这一生就这样混过去吗?是的,别的女孩子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可是,玲儿在心里喊道,我不要过这样的日子。


玲儿一说不想和大军结婚,玲儿妈可着急了,那可不行,都收了人家一万多块钱,哪能说不谈就不谈呢?玲儿说那就把钱退给人家呗!玲儿妈没好气地说道,你说得轻巧,头回给的五千块都买猪了,后来给的六千块给你大哥五千,他在城里买房子还欠银行好几万呢!你说人大军哪点不好,能干、勤快,又老实,长得还不错,这么好的孩子,你上哪找去?看上他的姑娘多着呢,你还挑什么?你要跟人家吹,就得还人家钱,你让我上哪弄这些钱去?


玲儿难过得哭了一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与大军又吹不得,结婚还不甘心。奶奶说不想谈就不谈,别委屈自己,钱的问题,奶奶给你想办法。


奶奶那么大岁数,怎么能让奶奶操心呢?玲儿打电话问二哥怎么办,二哥说你暂时先不急着提分手,到我这来过一段时间,如果还是不想跟大军再说,说不定还能在这边遇到个喜欢的人呢,让我这么漂亮的妹妹一辈子呆在农村,是太委屈了!二哥让玲儿过几天就来,交待了玲儿到哪里买票,坐几点的车,到哪个站下车,到时哥去接你!


玲儿长这么大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走出这片黄土地,匆匆地离开,几乎是逃走的,走向那不可知的未来,虽然前途渺茫,可是必须得走,自己的命不去搏一回,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www.lhgoo.com,烈火美文网防采集字符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