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故事 飘摇的小舟

作者:暮霞紫烟

    他睿智、成熟,有着记者所特有的敏捷的思维和绝佳的口才,大学毕业三年;她率性、单纯,直直的性子不拐一点弯儿,就象一杯一眼就能望见底的白开水,她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专生。他和她在谈恋爱。在所有的朋友和同学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在这之前,朋友们给他介绍过几个绝对强过她的女孩,却都没让他看上眼,怎么就会喜欢上这个明显还没长熟的丫头呢?说她没长熟,是因为她经常不分场合做出一些小孩子才能做的事情。比如,几个朋友走在马路上,她会突然蹲下身去,脱掉高跟鞋,用手伸进鞋里,将走偏的鞋垫拽回原位,再穿上。



    其实,也正是她对世事的懵懂,才让处事圆滑得体的他在她眼里显得那么高大,她的内心充满了对他的崇拜和敬意,在他面前异常乖巧听话,这让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在他对她的感情里,怜爱的成分更多一些。



    热恋几个月后,他们结婚了。一年后,生了儿子。琐碎生活中的日日相对,昔日的优点在彼此的眼里被缩小,缺点却日益放大,他在她眼里不再高大。她原本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再加上他已失去对她的吸引力,一句学历低,不便在大学里工作,她便轻而易举地甩开了家的羁绊,走上了求学之路。上本科、读研究生、读博士。学历的不断升高,眼界的扩展,再加上长期离家在外,她已渐渐忘记自己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地位和责任。学习之余的时间是孤独和寂寞的,她习惯了上网。网络在她的眼前展开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时一个学识渊博的博士闯入她的视野,让她变得沉寂的心重新悸动起来。



    与此同时,他已升任重要职位,忙碌的工作让他无暇照顾年幼的儿子,于是,他请了保姆,家里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年轻的保姆。刚刚大学毕业的保姆,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把他们的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家似乎又恢复了久违了的温馨和生气。她的长期在外,似乎小保姆已取代了她的位置,充当着女主人的角色。昔日吸引她的他的成熟和干练,今日同样吸引着小保姆的眼球。年轻、善解人意的小保姆对于长期处于爱的饥渴的他也构成了致命诱惑。出于各自不同的需要,他和小保姆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



    至此,两个人似乎都已找到各自的归属,当事情明了之时,离婚就变得轻而易举。儿子跟了他,她净身出户,家本就已经不属于她,而博士的怀抱正对她敞开,很快她跟博士结了婚。



    自由了的他却并没跟小保姆结婚。不管怎么说,男主人跟保姆结婚传出去总不是很光彩的事,对于已处于比较显赫地位、虚荣心又极强的他,是怎么也不会接受的。何况,他对于小保姆并没有爱,只是焦渴的人一时的生理需要。


    他和她离了婚,她又结了婚,他却落了单。他以为别人肯定认为是她甩了他,极要面子的他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隐忍了几个月,他实在快被自己的这种以为折磨疯了,于是,他不顾一切地坐火车来到她所在的城市,求她跟他回到了原来的家。被掳走新婚妻子的博士当然不干,一个个电话相跟而来。而被“遣送”回家的小保姆的家人更是义愤填膺,侮辱她的电话也是连连不断。小保姆的话直接又极具杀伤力:“你都被人休了,还回来干什么?!”他对小保姆内心有愧,面对她委屈的目光却显得很无奈。她在这种内外夹击中,不堪受辱,又弃他回到了博士身边。



    几个月来的折腾,他的事更是让所有的朋友和同事知晓,他觉得更是没了面子,憋了一股劲,一定要让她回来。催促的电话一个跟着一个打过去,终于她又回来了。可是,毕竟她已是博士的妻子,博士深感受了莫大侮辱,一个电话打到他所在城市的妇联。于是,妇联出面开始干涉此事。事情到此已到了无法再挽回的地步,他也只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



    她又回到博士身边。他送儿子去了寄宿学校。繁忙的工作渐渐让他忘记了曾经的烦恼。而优越的地位和身处美女如云的环境,让他不乏亲近的女性。至此,好象他们的故事也该结束了,然而不然。家庭的纠纷,父母的离异,两个人都不曾顾及年幼儿子的感受。当他们都觉得生活复又平静,开始走入平稳轨道的时候,不曾想儿子却患上了孤僻症,私自从学校跑回家,把自己关在小屋里,任凭大人说破天,也不去学校,更不愿跟任何人交流。刚刚有点平静的生活,又起了不小的波澜。夫妻离了,都还可以再找,而跟儿子的血缘关系却永远都无法改变。儿子的问题让已离异的他和她重又连在了一起,一起烦恼。



    虚拟的网络给了人太多的不确定,纯精神交流的结果让她跟博士走到了一起。一旦从虚空落到了实地,柴米油盐的实在日子,让彼此发现对方并不适合自己。她想起了他曾经的好,一起走过的十多年的岁月,虽平凡,却是实在和温暖的。婚姻其实就是将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连在一起,不同的背景和经历,让双方有着太多的不同,甚至完全不同的性格和处世态度以及习惯。身体的融合并不代表心灵的融合,而共同度过的一个个琐碎的日子是两个人心灵融合的黏合剂,只是曾经的激情也在烦琐中淡化为亲情。孩子是他们爱的结晶和见证。



    平静下来的思索和孩子的问题,让她毅然离开了博士,想重组原有的家。只是几度波折之后他还能接受她吗?为了孩子也许能,想起曾经一起的日子也许能,但面子呢?他曾那么努力地想维持,现在已经撕掉了,还能复原吗?他会不在乎了吗?


    这个故事延续了三年,至今仍没有最终答案。我曾一直想记述下来,却每一次都被莫名的愁绪和烦乱纠缠得心里好痛。很想让它有个完美的结果,却一直没有。感情的话题永远都是剪不断,理还乱。


    时间的钟摆又荡走三年的时光,这只盛满悲哀的小舟,继续航行在压抑的气氛中,飘摇过冬日的黑暗......


    


    她回来了,但这个家已无温暖可言了。几经波折,两个人的心已经背向走得太远,莫说共处一室,就是同桌共餐的机会都已少见。昔日的柔婉、睿智和成熟,都已被心的疏离变得陌生了,甚至,变得厌恶至极。她回来的目的,其一,是为了救治儿子的孤僻症;另外,她还想缓解二人的矛盾。但是,他已被折腾得颜面尽失,那颗心去意已决,绝无了复合的可能。于是,他选择了出去觅屋而居。


    作为心理学博士的她,对付儿子的孤僻症应该说正好专业对口。这样说似乎有些冷漠,缺乏亲情的味道。实际上,她的确不像个母亲,没有一个女人生养孩子之后,自肺腑生发出来的自然而然的母爱的情结。这一点,在她日常的行为中表露无遗。比如,春节前的那次三家聚会。都是三口之家,三家的孩子年龄相差无几。席间,我与另一位母亲都在为自己的孩子夹菜、挑鱼刺,而她却厌烦地对儿子说:看看你,都把我的裙子弄脏了!她在责怪儿子吃鱼时将汤汁滴上了她的衣裙; 在儿子年幼之时,她离家求学,几乎没有挂念和不舍。“她没有一点做母亲的样子!”他如是说,昔日的怜爱已换作不屑、鄙夷和厌恶。


        其实,在这段不短的时间里,两个人只顾在情感的波浪里浮沉、纠缠,都不曾顾及到儿子的存在。她不像母亲,他亦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到底还是专业知识显示了作用,慢慢地,在她的调教下,儿子开始走出房间。再慢慢地,儿子也能跟着大人出门了。他们的心终于有些放松了,她又开始了抱怨,抱怨为了儿子成了家庭主妇,岂不枉担博士头衔?于是,她的心又跑到了外面,在省医院觅到心理顾问的工作,离家而去。他回了家,照顾儿子。


 


        如此,两人已无什么瓜葛,好像事情应该真正完结了,然而,依然不然。


        正如医生永远无法诊疗自己的疾病一样,尽管她已为无数心理疾病患者解除了痛苦,但她却看不清自己的症结所在,更不承认自己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心理疾病患者,更无从奢谈驱除那心理的阴霾。相反,却越陷越深,无力自拔。


        一味偏执的心理,让她认准了一条道: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他身兼要职,又处在美女如云的环境中,情事自然不会是空白。她盯紧了靠近他身边的所有女人,只要他们确立了关系,她便给那女人打电话、发短信, 极尽谩骂攻击之能事  。他结交了一位美女主持。她得知后,频频给美女主持发短信。终于,美女主持难受其辱,与他断绝了往来。哪个女人不愿意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还未走进婚姻,便遭此挑衅性的侮辱,谁还敢去蹚这浑水?于是,他之后的几次情事,也相继告吹。无奈之下,他只好在远离他们原来的圈子外寻觅佳人,之后,又在市区远郊购置了屋室,秘密结婚,接着生育一女,却一直都不敢对外公开,怕她又寻衅闹事。


 


       情感之事乱如麻,说不清,道不明。个中的滋味,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但是,心已不在,却死死捏住不放手,不但害苦了对方,也将自己陪葬进去。在短暂的人生中,究竟有多少个六年的时光,就这样在苦苦地折磨中一点点地消磨着,走向终结。


        既然一人已决心离开舟船,就不要再生拉硬扯着他的手,让仅剩自己的小舟,因为这拉扯在海浪中更加地颠簸不稳。与其一起淹没进大海,不如各自把稳自己的舟船,瞄好自己的目标,让生活的小舟稳稳地航行,不再飘摇。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