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消褪容颜,带不走的回忆

<a href=http://www.lhgoo.com/meiwen/580.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时间消褪容颜,带不走的回忆</a>

 (高中时的母校。)


 


   当年所有年少轻狂的任性都被幻化成美好,写给自己,写给曾经,现在,将来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经历或者有过同样心情的人,写给她,那年的任性是我们当年许诺后后来不曾来得及兑现便被现实击得粉碎的小美好。

  怀念的字己经写了许多了,可是它并没有被满足,在神经错乱的脑神经的干扰下,我不得不又一次的提起那久未写字的笔在稿纸上书写着我回不去的青春。

  一直以来,自己的字写的并不好看,所以很多时候都只是用键盘去敲打,或用手机去记录。

  可是电脑被偷了,没有表现出太大的伤心,用一种坦然的心去看待了这件事,有很多朋友给了安慰,人前总得表现得像是没事的样子,丢了就丢了,再伤心也并不能去挽回什么,除了在心里去憎恨那可恶的小偷外,我还要怎么去做呢?还能怎么去做呢?

  徒增烦恼而己,没有选择大哭一场,没有找任何人去倾诉这件事,或许这背后的巨大的伤心也只能自己去承受了。

  丢了电脑,好像更加清醒了,不再把无畏的时间更多的浪费在网络上了,不断的刷新着各式各样的网页。

  丢掉的电脑里存着许多字,许多图和许多美好的聊天记录,所有的所有都将不付存在了。

  所以再次的提起了笔,用那丑陋的字去抒写着曾经美好的回忆。

  前天去教室上课的时候,意外的在课桌里发现了几张故事报,不知是谁看过后遗留下来的,拿出来在课堂上慢慢的看了起来,沉浸其中。

  非沉浸在故事中,而是又一次的沉浸在了回忆中。

  又想起了高三那年在课堂上看报纸,杂志的心情,五毛钱一份的《楚天都市报》,一块五一份的故事报,又在怀念了。

  那时每天要上四节晚自习,对于我们这号人来说,自然是难熬的,便经常买一份报纸回来打发时间。

  很清楚的记得下午是五点十分下课,然后六点十分就必须回到教室去自习,也就是那个时间学校会有卖报纸的过来,班主任还会来查班,直到六点半正式上晚自习。

  一个小时吃晚饭也是足够的,有时会回宿舍洗衣服,有时会和她去操场上转两圈,有时就直接呆教室里说说话。

  晚自习前的二十分钟自习,总是会让坐窗户边的同学望着老师来了没有,有时班主任也不会来,那时窗户上贴的有一种胶布,是后来贴上去的,那样玻璃就不是透明的了,那时商三是为了让同学不为外边的景色所干扰,但是在底部难免会有一点缝隙,可以看到外边,那个胶贴了半块玻璃,刚好差不多一人高,当然,像我这样的高度是可以直接从外面看到里面的,但班主任有点矮,需要惦起脚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班主任来查班,我们就会装装样子,把笔拿着,然后盯着学习资料上的习题假装看着,然后悄悄的看着班主任的地理位置,班主任走到自己座位前时就把头低下假装看习题,一走过去了就抬起头盯着班主任的动向,班主任转了几圈就会在讲台前面的座位上坐着,或者有时出教室转转,然后坐窗边的同学就盯着外面看,看班主任去哪了,确定班主任走后就拿出买好的报纸出来看。

  好像除了班主任,其他的老师都挺安全的,因为坐的比较靠后,一般老师也不会转到后面来,但经常班主任会不定时的来班里看看,都是从教室后门那头转过来,然后到窗户前惦起脚看教室里的同学有没有认真学习。

  因为我们也不怎么能清楚的看到外边,所以班主任在其他老师课上来查班也是不容易先被我们发现的。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上课看报纸,看课外杂志都会被突然来访的班主任逮到。

  正看着入神呢,突然窗户被扒开了,朝外面一看,班主任的手己经伸进来了,要藏也来不及了,只好乖乖的把看的东西交上去。

  更夸张的是,有时候买一份报纸,上晚自习前都要好好藏着,不能让同学发现你买了报纸,一旦被发出就有同学来找你借了,说不借吧,不好意思,借了吧,往往都是借出去就没有回来的了,因为别人一看完,就被他周围的同学拿去看了,往往很难收回。

  所以,买报纸都是小心翼翼的藏着,等到上晚自习后再拿出来看,那时买一份报纸后,分成两份,一份她拿着,一份我拿着,但往往一拿出来,周围的同学就开始来借了,在借了许多次有去无回之后,发誓要等自己先看完了再给别人看,那就,就只是先给靠的住的同桌看,一人几张,看完再交换,然后都看完了,再散发出去,一般出去了也就没有回来的了。(班上有八十几个人,我们班当年还算是少的,最多的听说有一百一二十人。)

  有时坐在窗户边的同学看着看着,突然意识到窗外有个黑影,便会马上把报纸塞抽屉里,作为同桌的我们看到这一举动便会马上了解是班主任来了,然后迅速把报纸藏好,假装看书,做习题,然后班主任来了的消息就口口相传传遍整个教室。

  窗边的同学就盯着窗户外面,看着班主任走后再通知大家安全了,然后把报纸拿出来看,但有时班主任还会杀回马枪,又折回来。有时调座位,我坐窗边了,我都会假装告诉他们班主任来了,或者做好像班主任来了的举动来吓他们,呵呵。

  要是买的故事报,那前后左右的同学叫着,给一张看啦,隔一会喊一下,往往会说,看完了就给你看,但往往同学都很急,非要等一会就问下看完了没,所以经常我们都是一张报纸撕成两半,四半这样的传阅,由此也可以看到,当年不爱学习的我们在课堂上有多无聊。

  但由于资金有限,一个月才回次家,小用钱也不算太多,也要买点别的吃的解谗,还要留点钱放假后去街上好好玩玩,所以也不会天天买报纸,有时就等别人买了借来看,往往第二天早自习都在看昨天别人买的报纸。

  那时,一天十几节课,报纸杂志也不可能每节课都有的看,所以更多的时候就是上课讲小话,睡觉来打发时间。

  那时最喜欢的就是去学校的那天和放假的那天了,都有点钱,可以和同学去外面好好逛逛,玩玩。

  还有就是照镜子,往往买一块大点的镜子,一节课要照N次,前后左右借来借去,一不小心摔碎了,就前后左右一个拿一块小的用,等别人再买大点的了,再借,那个时候,镜子被借的频率是相当的高啊!波及的范围也是相当的广。

  还有就是上课传纸条了,当时最烦的就是给别人递纸条了,一节课得递无数次。

  还记得有时和她隔坐着较远时,中间隔着的同学又不太熟,不好意思让人家传,就只好空中飞物,老师讲课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就迅速扔过去,但有时也会扔的不太准,砸到别的同学。

  当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不是班主任的课堂上调座位了,那样就不用扔着麻烦了,买点吃的贿赂下同学就同意了。

  最恐怖的时候一节课有一二十个同学调座位,然后班主任来查班,让回自己座位去,班里就是一阵大变动。

  当然,最后都会被批评,但人太多了,也就是批评下,但往往还是会再换,但只是少数几个人,往往听到班主任来了就低着头,或者干脆假装睡觉,让班主任看不到是谁。

  ……

  当年年少,不知道社会的残酷,和兄弟说好以后以后要怎样怎样,不爱学习,以为以后会很好混,都没想到高考后的各奔前程,让所有年少时许诺的美好成了曾经,被现实击得粉碎。

  时间消褪容颜,却永远带不走当年任性下的美好回忆。


                                                           The End。


                                                           90后乖孩子


                                                          09年11月24日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