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灯留影

作者:蓝樱吹雪
www.lhgoo.com,烈火美文网防采集字符

第一次正面接触她,她靠近我,微微抬头。然后眼睛似乎要发出光来,感觉到我的注视后,又低下头,轻声慢语:那个,你和那谁,是什么关系?

我微笑,不语。

 

数日后,我在她前面坐着以一种等待的姿态的出神。以等待为姿态,不过是别样的隐藏。她头低低的,手托着下巴,不久,便双手爬上桌子上头驻在胳臂上。日后,我们才知道,那段时间,是我们彼此最难过的时候。可,再日久,我们都会相视而笑,那些痛,只是青春的一种记忆。

那时她为我:你和那谁闹矛盾了么。

我却讲:你在乎他么。

这么一来二去,就彼此熟悉了。

 

她在本子上写下:2009-9-12恨死这个日期。然后对我讲他们的故事。我听着难过,为她,也为自己。我拿出一块巧克力与她平分,那种甜儿发腻的东西,始终不是我的喜欢。可是,后来,我知道,她是个嗜甜的女子,跟她的性格一样。

不一会儿,她戳戳我的背,递给我一张纸条。

 

[咪,不是我贪吃。

巧克力是甜蜜与悲伤的代表。

我要分享你的悲伤。

好了,剩下的你就自己解馋吧。——T.T来自一张纸条。(附加一个Q版哭泣的形象)]

 

她叫咪咪,猫一样的甜女子。

竖钩、横撇、撇、捺。独体字,由四画组成。是他的名字。那时候,我常常看到她在本子上写下无数个这个字,然后胡乱的撕掉。最后手拿着笔,出神。我没有再看她,而是抱着书,划开着夹杂着伤感,烦躁的空气,猫一般潜入其他。

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喜欢她身上爽朗的味道。我愈发是一个由判定味道而识别一个人的人了。而她身上有温暖而欢快的味道,正是我所欢喜。

 

[哇!如此荣幸!(一个胜利的手势)那是!可以很悲伤,但快乐的时候要拼命快乐!嗯么么么~我们都在长大哈!用我们喜欢的那句话:“我愿祝福所有成长中的孩子,就像我我一直被祝福那样!”(再一个欢腾的Q版形象,跳出一个对话框we are 超级无敌美少女!加油!)]

 

我们尚且有着柔软且芬芳的内心,正如我们用同一款的护手霜,散发着甘草味。

就像宾妮说讲,我们字字喧嚣,内心也只是一颗幼嫩的核。我们等待良人平抚我们竖起的刺尖,等人折断我们的锋利,带我们回正常的世界。我们只是以乖张作为假象,等待一个勇者试图触摸我们心底真正柔软的世界。

 

我在上课,收到她的信息。

[蛋倪(她爱这么叫我),我在115班上课,哈哈!讲历史。]

然后看看我后面空空的位置,不禁想笑,这个女子,放着自己的主修课不上,跑去理科班上什么文科历史。

每每因为生病而不能到校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都会听到手机——嗡嗡嗡的响动。打开看,是她的信息。

然后她不来时,我会给她发信息,告诉她老班查班没有。之后她拜托我,将她的书放到教室的后边。

上课外体,她牵手她最好的朋友。大多时候,她都是那个爱笑的女孩。她咪咪与朋友对打,将花拳绣腿进行到底。然后我戏谑她,你这样一个疯女子。然后她挑挑她黛色的眉,嘴挂起不正常的微笑。然后大吼:蛋倪!之后向我冲来,瘙我痒。

上自习课,我无聊拿出一张纸,涂鸦。画个圈圈,然后一直拿中性笔涂。然后给咪咪看,她呆滞的目光,然后发出“呵。呵。呵。”的无奈,然后讲:蛋倪,你无聊不?

大扫除,我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咪咪跑过来,然后对我讲,

——看玻璃多么干净啊。

——是啊。

——跟没有一样啊。

——是啊。

……其实咪咪摸着的那一面是打开的窗子。

我笑着看咪咪,对她讲,你无聊。咪咪打趣道,多么干净啊。然后我鄙夷的看着她,她撇嘴道,无聊开个玩笑么。然后她转身,和朋友玩耍到一起,可怜窗边的帘子成了她们的玩具。

这样的我们,依旧保持着一份童心。

“伤感的传奇于是近不了你身,奇异的星辰于是只在视线以外,连下雨前翻滚的云层都离你愈加俞远。你在入场的日子里将自己泡成一片舒展的茶叶,却无法意识到痂茧外浩瀚的海水。”

 

几何椭圆,代数LOG,让大多女生头疼的数学。老师讲完一道习题,会留下大讨论的时间。于是我常常转身去问她,她从来没有烦躁的对我讲,你不能等我写完再问我这么寡情的话,而是想来热情的接受我的打扰。对于这一点,我甚是感动。一个能为朋友付出的女孩。就这么纯真。

然后上副科,我会悄悄给她看,乌码·瑟曼跟约翰·特拉沃尔塔的冷笑话。

三个番茄一起走路……番茄爸妈和小番茄,小番茄拖拖塔塔走在很后面,番茄老爸生气了,他回去一边使劲压小番茄,一边说,catch up(谐音ketchup,意味番茄酱)。

然后在卫生间,我时时能看到她站在外边,跟别人闲聊。我问她,味道好么。她愣了一下,然后傻笑,不好。

有一次,800迷测试,我测试时,她大吼,蛋倪加油!就如她当初告诉我要快乐,要加油一样。然后她跑的时候,脸红扑扑的,刘海被风的阻力吹到一边,一种别样的风采。

……

或许就这么多,其他的,都在记忆里。

从此让记忆的灰尘呈递我们的情谊。

“我目睹你十六岁的每一天,安静美好,背景是慢拍的歌谣,哼哼的唱个没完。包裹在柔韧痂茧里的灵魂在漆黑的楼道上闭眼上下。但就是十六岁的那天,你在第十八级的台阶上,发现青春是却与事情的蛇,突然地咬一口,于是硬茧破口洒下光点。”

我无力说出你的甜,我为此自我懊恼,请原谅我笔法有限,不能说出你的好。你性格里有不可抑制的想象,是我喜欢的味道。

浮灯留影。岁月静好,一切安眠。

不说这些了,越抹越黑。

 

——来自蛋倪的祝福。


www.lhgoo.com,烈火美文网防采集字符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