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轻与生存之重

       一


       “爸爸,你快过来呀,唯伟生病住院了。”


       “什么病呀?”


       “医生说肝坏了,要进行肝移植手术。”


       “我马上把家里的那几头猪和羊卖了,带点钱过来,马上过来。”


       “钱你就不用带了,我这有。爸爸,你人快点过来,快点!” 


       老王一起床,就接到儿媳妇哭着打来的长途电话,人就懵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老伴在儿子5岁时就撒手西去了,两父子相依为命。不过儿子也还争气,考取了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娶了一个省部级干部的千金,事业也一帆风顺,32岁,就成了副处级。


       美中不足的是老王不敢住在儿子的家里,他一看到儿媳妇的那种美丽高雅的气质,就浑身发抖,手和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他老认为土里土气的自己会给儿子丢脸,于是坚决回到自己的家里,种地养猪,一个人生活!


 


       二


       “爸爸,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您的儿子!”


       “我怎么救?”


       “我们让医生检查了你的身体,您的肝能移植到唯伟的身体里,不排斥!如果您能切一点点肝,移植给您儿子,您儿子就得救了,我们全家就得救了!”


       “切我的肝给我的儿子?那我不没肝了,那我不也活不长久了?”


       “不是!只切三分之一,那么一点点。然后您又会长出来的。爸爸,求求您了,唯伟还年轻。女儿和我都还需要他!我们有钱,但我们找了好多地方,都找不到能移植、不相互排斥的肝。只有您的能移植了!只有您能救他了,他是您唯一的儿子呀。”


       “我可是得一个人在家里干农活,切了肝还能行吗?”


       “只要不干重体力活,是没问题的。何况您老也不用回去了,我们养您老。”


       “可是......”


       “爸爸,求求您了。如果我以前有什么对您不好不周到的地方,请您原谅我。我给您下跪了,只求您救救唯伟。”


       老王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儿媳妇一把鼻涕一把眼的跪在他面前,抱着他的腿嚎淘大哭。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毯上,老半天才说:“你先起来吧,我考虑一下,明天答复你。”


 


       三


      老王在第二天天没亮时,就走了。没惊动任何人,悄悄的走了。


      他坐在回家的列车上时还在一个人悄悄的流眼泪。


 


       四


       回到了家里的老王除了干农活外,就是一个人发呆。发了一会呆后,他又用手抽自己的耳光,狠狠的抽,抽得嘴角流血了才罢手。


       他从不主动同人说话,他好象看到了周围的人都在笑他,都在骂他:“这个老东西是老糊涂了还是太没良心了,一条不值几个钱也活不了几年的老命换自己的当官的儿子的命都不干!这还是不是人哪!”


       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到底找到了可以移植的肝了没有,儿子现在还活着没有。但他不敢打电话。


 


       五


       两个多月后,老王终于接到了儿媳妇的电话。儿媳妇的电话很简单


       “喂,唯伟的移植手术很成功。我爸爸找到了可移植的肝。我的丈夫得救了,但他从此以后就与你没有关系了,他也只是我的丈夫和我女儿的爸爸了。”


       老王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用被子蒙着头,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在他的一生中,这是第三次痛哭。一次是老伴死的时候,一次是唯伟考上大学时。哭完,他浑身轻松。


       他去水井里提水的时候,他从摇晃的水面上才发现自己的一头头发全变白了。


 


       六


       很快一年过去了,老王没接到儿子和媳妇的任何电话。


       第二年也过去了,老王没接到儿子和媳妇的任何电话。


       到了第三年春节,老王再也忍不住了,用颤抖的手拨通了儿子的手机。


       “喂,你是谁呀?”老王心脏一阵急跳。他过来好大一会儿,才回答;


       “我是你爸爸呀,唯伟,我是你爸爸呀!”


       “哦,你是我爸爸吗?我好象不记得了,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见死不救的爸爸了。我好象是从大树缝里被雷炸出来的,我没有爸爸!”


       电话被挂断了。老王再打过去,电话已关机了。


 


       七


       老王死了,是喝的稻田里没用完的半瓶甲胺宁死的。


       他死时,炒了一大桌子菜,放在电话机旁边。他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手中还死死抓住那个电话话筒。


       他死了的第六天才被人发现,被邻居送到了山上掩埋。


       他的儿子唯伟没有回来,一直都没有回来。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