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情缘

作者:月亮女儿

          这是网络中一段与爱情无关的故事。对于爱情的故事,我写作起来可能还算是有些得心应手,因为自己经历的情感就像是一本早已读熟的爱情日记。但对于网络中不属于爱情的情感故事,我不知自己是否有能力完整地表达出来?毕竟我的文字功底相当薄弱、肤浅。


        我生长在南方,一直喜欢南方的气候,尤其是冬天,当北方飘着鹅毛大雪,那些爱美的女性们都已裹上厚厚的羽绒大衣,不能尽显她们的苗条身材时。我就欣喜自己生在南方,仍能穿着单薄的风衣、短裙、还有时髦的却并不暖和的长靴子,走在冬天并不寒冷的风中,尽情飞扬着自己的心情......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喜欢上了东北。生活中,从爱看有关东北人故事的电视,听着那一声声东北口音的对白,感觉亲切极了;再到网络中接受东北人为好友的毫不迟疑。这份对东北人的喜爱,以及对东北生活的向往,就从我的生活中淋漓尽致的显示出来。


         他——来自东北。在网络中一直称我为姐姐。认识他之前,我不知有没有与东北人打过交道?那时,对东北人的概念仅仅停留在东北人的豪爽以及他们暖冬的火坑上。


         其实与他的相识之初,我们之间有过一次不愉快的交往,然后从彼此的视线中远离了。那时,他的某些言行让我感觉终究是网络,这份姐弟情竟然虚假得如此的不堪一击。后来因为某个圈子的文章接龙,我们的姐弟关系渐渐恢复了。也许是失而复得的情感吧,这次的重逢让我有种弥足珍贵之感。


         印象中最深的是有一次,我的QQ中无故地没有了他,我在QQ好友里一个个地搜寻着,以为是自己哪里看漏了,结果眼睛都酸痛得差点睁不开了,才发现好友中确实没有了他。我焦急地在我与他共同的朋友处问寻着他的号,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加他,然后又登陆博客给他留言。后来好不容易再度通过了,(可能是我的QQ中了病毒,其实我一直在他的好友栏里)还记得他当时给我留言以为是我删除了他,而我也误以为是他拉黑了我。终于加上后,那一刻,我如释重负。并快速的回复他:也许,我会在某个时候把自己删除了,把自己遗忘了,但我绝对不会删除了你,也不会舍得忘了你,因为你是我永远的弟!


          曾经在网络中,我也有过较为亲近的姐弟情,只是刚认识时他们都热情似火,总是关切的问长问短,让我这个做姐姐的颇有成就感。但一段时间后,也许是各自的忙碌,慢慢地开始疏远直至杳无音讯。对于网络中的聚散离合,我早已见惯不怪了。始终抱着一颗平常心,任由缘份来来去去。


          但是他,从初初相识至今,与我的交往一直处于极为平淡之中,无论是QQ谈话,还是博客留言,都是淡淡而来,淡淡而去。


         清晰地记得有次的QQ对话中,他告诉我,他前一晚喝高了,是一个人在街上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喝着喝着就感觉不行了,然后不知怎么回的家。我听后,当时心情极为难受,有些责怪他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也许是怕我太过担心,他又马上说自己没事,那一点啤酒算不得什么。怕他是借酒浇愁,我故意逗他,昨晚喝高了回家时嘴里肯定有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他便糊乱猜测了几个,然后装作不在乎的说谁的名字都没提过。我开着玩笑答复他,你肯定是边摇摇晃晃的在街上走着,嘴里边嘀咕:哎呀,妈呀,我咋又喝高了。他在那边听得爽朗大笑。那是我们相识以来聊得时间较长的一次。


          从他的博客文章里,我更感觉出了他的不凡。诗词歌赋,情感散文,无所不能。是个博学多才、才华横溢的小伙子。也就是从那时起,每每与朋友谈起哪里人聪明时,我便毫不犹豫地抢答说当然属东北人了。然后又历数我网络中熟悉的几个东北才子才女。


           在与他为数不多的QQ对话中,了解到这个东北才子更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让人感觉有时洒脱不羁,有时玩世不恭,有时豪爽,有时固执,有时刚毅,有时却又有着男儿少见的柔情。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不在乎一切的小伙子,却陷入了对网络中一个女子深深的爱恋中。在对待那份不能属于他的爱情里,他的执着,他的深情,他的痛苦,他的犹豫,他的眷恋,他的矛盾与挣扎,让我每看完一篇他的文章,都暗暗地为他心痛不已。谁说男儿有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他倾心的付出,他为爱所流出的相思泪,都清晰地记录在他的博客文章里,感动着每一个前往的网络人,更加感动着同为性情中人的我!


          也许,爱与不爱对他而言都是一种痛苦,无论是坚持或放弃都会让他如此。做为姐姐,我无力去帮他什么,只能一边感动着他对于她的那份热爱,却又一边怜惜着他的这份爱终究是好梦一场,看不到结局。而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默默祈祷着他一切都好!


          我的网络生活依然淡定,我就像一个安静的素妆女子,姗姗地行走在网络中,珍惜着每一份感动的缘分,珍惜着这份特别的网络姐弟情。我甚至想像着,在东北某个飘雪的日子,我穿上我的那双长长的红靴子,踩着嘎吱嘎吱的雪声,去到东北某个城市,最好是郊外山村,他的家,坐在暖暖的炕上,喝着浓烈的老酒,叙着淡淡的前尘往事,近距离地听他亲口叫我一声:姐姐!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