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以忘怀的旅程(上)

作者:榕树下

    军旗飘飘第三纵队部分成员,于八月二十日踏上丹东之旅。按计划,其中一部分人员只有三天游玩时间,周日需要返回,周一上班,另一部分人员因没有工作负担,还要在丹东逗留几日。这次行动是经过周密安排的,活动主要是以洗温泉为主和周边游玩。但此次活动一开始,就充满着曲折和艰难。


    周五我请了一天假,周四返回长春。就在下班乘班车的途中,长春突降暴雨,不到一小时的功夫,整个城市交通陷入瘫痪状态,大街小巷充满着积水,各种车辆塞满了各个街路,远远望去,就像一列列火车在公路上懒泱泱的蠕动着。按正常来说,我乘班车到站,一般不超过晚六点。据过往行人说,有不少路段积水过膝,所以我也打消了徒步回家的念头,而且距离站点还有很远。可从医大三院开始,到东大桥这段只有几公里的路,班车足走了近四个小时。晚九点半,雨终于停了,我乘坐的班车也终于爬出来塞车路段。不巧,班车与一面包车相擦一下,司机与面包车人员协商解决未果。双方只好等保险公司人员前来。我与另一同事,只好徒步回家,走了半个多小时,班车从后面又追上了我们,到家,已近十一点。旅行前的小插曲,为我们的旅行增添了新的话题。


    二十日上午,我们一行二十二人全部在长春临时火车候车室聚齐,共六男十六女,十点半准时上车。


    这是一群由军旗飘飘第三纵队自发组织一次周边活动,与我们同行的有纵队政委和参谋长。火车一开,我们这节车厢立刻热闹起来,有说的有笑的,还有打扑克的。不到十一点,同行的九大队就开始了列车上的酒宴,举起酒杯,个个神勇。那边女士的声音尤如铿锵玫瑰,震耳欲聋,常常招来同车旅客怪异的目光。我们及时控制住情绪,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大家来是聊的很开心,各自带来的午餐十分丰盛,有的朋友竟然早上三点起床包饺子,带到列车上与群友共享,让人感动万分。


    列车风驰电掣的向丹东驶去,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但当傍晚即将来临的时候,列车行至凤城,天空下起了大雨。还有几十公里,就要到这次旅行的目的白丹东五龙背镇,我们也没把大雨放在心上,经与五龙镇疗养院方面联系,接站的车辆已经到位,只等我们的到来。


    傍晚的天空,已被乌云笼罩的一片漆黑,只能借助外面的灯光,看到水面上的雨花。列车前行的速度开始降了下来,好在马上就要到站了,大家都很平静。这时列车乘务员告诉我们,在五龙背停车,只有两分钟的时间,请大家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分前后两个车门下车,我们随之分为前后两队准备下车。


    这时,火车缓慢的停了下来,按时间看,应该是到五龙背车站了,乘务员打开了车门,向外一看,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到站台,乘务员打开另一侧车门,向外望去,不见车站信号灯,乘务员及时阻止了我们下车,并告之火车没有进站,并催促我们向前车走(我们乘坐的是尾二车厢,进站可能没有站台)。当我们走到前节车厢车门时,这里的车门已经打开,并有部分人员已经下车,我们寻问乘务员是怎么回事,乘务员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火车并未进站。他急忙向下车的人员呼喊回来,而因为外面下着雨,有的乘客一下车就疯狂的奔向了铁路另一侧的房屋,在家千呼万唤中,才回到列车上。


    当人员全部上来后,我发现有很大一部分人员都是我们群的,有的朋友上衣服没湿多少,裤子却湿到裤腰,别说鞋能湿的怎么样了。当下车人员了解情况后,各个气愤以极,纷纷找乘务员说理。我们九大队的几名勇士,也在讲述他们“失”身经过。他们下车后,因为雨大天黑,在迈过路基时,不知其下水深,一脚下去,水没腰间。九大队的朋友就是勇猛,不但能喝酒,这跳水的功夫也不赖,他们是不管深浅,有水他就跳啊,简直胜过龙洋舰队的朋友。后面下车的人,虽说没有那么惨,但鞋子也踏入水中。当列车长到来说明情况时,气愤之时才渐渐消了下来。


    因前方水没路基,铁路情况不明,火车只好停下待命。距我们的目的的只有不到五公里的行程了,却等到了半夜,晚点已达四五个小时了,与疗养方面联系,五龙背的雨很大,路线已不能通车,接站的人员已撤回,我们一行只好来到终于丹东市,此时已过午夜十二点了,大家安顿好住宿,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挑战。


(待续)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