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也能实行合同制? 散文随笔

婚姻也能实行合同制?

曾看过一篇文章,说是婚姻应该实行合同制。“合同制婚姻可以规定出各种时间段的婚姻,由男女双方自己选择用哪个时间段的:一年、二年、三年、五年、十年,等等,到了选择规定的时间段婚姻期限后,即期限届满,婚姻自动解除,不需要

阅读全文
火炬的遗憾 散文随笔

火炬的遗憾

今天奥运火炬在郑州传递,有多少万人在为火炬传递忙碌着,可我却成了旁观者。所以,对我来说今天是个心情不好日子。今年中国两件大事,一是汶川大地震,另一个就是奥运会。作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想也都应该围着两件事力所能及的做

阅读全文
晓来谁染霜林醉 散文随笔

晓来谁染霜林醉

倚在隧道入口的第一级台阶下,也无法躲避疲惫的街灯。当头顶的喧嚣渐渐衰落时,才知道梦断的飞虹,早已步下雨花台的天空,寻觅着那缕夭折于呐喊的虔诚...... 一味地放纵黑暗里的柔美,一味地浸淫杜鹃啼血的版图,却无法催眠怯红

阅读全文
秋末心雨 散文随笔

秋末心雨

秋的影子,已被清冷的晚照拉得很长很长...... 远眺薄雾素裹下的山峦与枝叶,仿佛暮霭里扰水的倒影,半分翁叟垂钓的闲情,半分顽童探花的童趣。 一袭化蝶的逍遥,道不尽伞里伞外绵绵的秋雨。万缕织月的惆怅,锁不住窗前窗后丝丝的

阅读全文
没有爱,我不要和你重逢 散文随笔

没有爱,我不要和你重逢

我们之间有整整五年没有见面了,突然之间在电话里听见他的声音,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现在坐在他的面前,我还是没有醒来,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对于我来说,他和五年前一样,还是那深深明晰的双眸,单单是看上去有点老了,也许是

阅读全文
漫漫上访路 散文随笔

漫漫上访路

今于下班有点晚,我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漫无边际的瞎想,回头一看是张恫,“怎么会是你?”我吃惊地问。我和张恫有五年没有见面了,五年前,我还是一个建筑公司的会计,张恫是我们工地的木工班班长,他年龄和我相

阅读全文
致寒玉冰心的一封书函 散文随笔

致寒玉冰心的一封书函

寒玉冰心: 你好! 与你朝夕相处,日月轮回,一起走过了32个春夏秋冬,这还是我第一次以这样的口吻,和你说话,沟通交流,希望这样的交流方式,能让你有所转变。为此,我的言语有可能温柔,也可能很多地方相当苛刻,但最终的中心

阅读全文
太湖边上 散文随笔

太湖边上

九月份我与文王贡酒厂的老总来一趟太湖。当日请客,座东的是无锡驻地军区的师长张先生。车子沿着无边的太湖奔跑,一条水泥路弯弯曲曲地伸进芦苇荡,直插进湖边。有一餐厅耸立在水旁,厅室的阳台悬立在水上,人立阳台,只见湖水在

阅读全文
采金船 散文随笔

采金船

闭上眼睛,回想起自己青春飞扬的时候,好象没有其他的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那在湘西金矿上捡矿石的小孩子和停泊在江边的采金船。 那时我刚满16岁,从老家乡下跑了出来,没事做,成天在湘西的一个小县城的狭窄的街

阅读全文
生命之轻与死亡是如此之近 散文随笔

生命之轻与死亡是如此之近

新闻报道说:又一煤矿出事了,88人埋在井下,一个人也没救出来。儿子便问我:“爸爸,煤矿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跑不出来?” 是啊,煤矿是什么样子?我都快有20年没下过矿井了,也不知道现在的矿井是不是还是和以前

阅读全文
做一个强势的男人 散文随笔

做一个强势的男人

昨天,一个跟了我4年的小兄弟请我吃饭。请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是辞工的。你要知道,如果他一直在我手下做,他也许一直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弟而已。而辞工到另一家公司,如果他的运气够好的话,他就很有可能会独当一面,成为

阅读全文
秋的畅想 散文随笔

秋的畅想

一阵阵秋风掠过,送来了一缕清凉,青山换成了成熟的颜色,山川、田野瓜果飘香,水更蓝,在沟壑中奔流,漂浮的枯叶伴着溪水哗哗作响,天更蓝,树叶红了,那暗红的枫叶将层林尽染,山脚下的万顷良田一片金黄。秋的风韵宛如精美的图画

阅读全文
那儿有三只八哥 散文随笔

那儿有三只八哥

车胎被扎了,沮丧之余,推着车子到最近的车铺补胎。什么样的车铺呢?一辆人力车就推走的家当。修车的师傅是一对来自农村的老夫妻,岁月的苍桑在他们脸上刻下年轮似的深皱,头发均已花白。“修车?”“泄气了。”“别泄气。只要不

阅读全文
大肚子蝈蝈 散文随笔

大肚子蝈蝈

立秋时令一过,淮北广袤的田野里便是秋虫的天下了。无论你是在田埂上散步,还是在月色下徜徉,或是在秋田里劳作,或是小室内静躺,你的耳边便涌起潮水一般的虫鸣。有的似窃窃私语,有的似引颈高歌,有的似雄辩家高谈阔论,有的似

阅读全文
我心飞扬 散文随笔

我心飞扬

我是在“五四”青年节上认识他的,当时我们单位正在举行登山比赛,大家对他都很好,我不明就理,经过打听之后才知道,他是我们单位经理的儿子。再次相见,他已是我的经理了。我们在一起工作,我是会计,他是经理。一年左右的合作,我们

阅读全文
权威与体罚 散文随笔

权威与体罚

在我们国家,对权力的惧怕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我一直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从我的儿子上学开始,我明白了,这与我国的教育休息相关。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儿子一向很诚实。对教师的教育更是明记于心,从不敢越雷池半步。一天,儿子

阅读全文
月照纱窗 散文随笔

月照纱窗

就这样远远地守着你的当归。连同那渐渐逼近的山影,再一次把昨夜搓捻成干渴的灯芯......挑不明拐角的昏灯,满地的落英已埋没了仅存的遗红。凝望那一只只疲惫的飞蛾,仍在梳理着阻隔的艾草与叶脉里煎熬的温情。原本的舷窗流

阅读全文
黄昏里的背影 散文随笔

黄昏里的背影

陷入初秋的黄昏,满眼的风景如同绽放的玫瑰,封锁了一切... 水乡的小桥已斑驳了许多,在幽深而潮湿的小巷尽头,仍旧摇曳在夕晖之中,犹如一叶飘逸的舢板,被你放逐在无际的愁绪沉浮的心海里,想淘洗什么?广陵散漂浮在缠绵的秋雨里,仿佛

阅读全文